2017-09-22 Piasy
我在今年年初离开 YOLO 加入了一家在流媒体领域具有极深积累的小公司,负责视频群聊 SDK 的开发工作,YOLO 是一款直播 APP,我常戏称这是从技术下游(SDK 使用方)跑到了技术上游(SDK 提供方)。不过事情当然不是这么简单,经过长期的思考和探讨,我最终确认:实时多媒体领域,更宽泛一点来讲,实时视觉、感知的展现,在未来极长一段时间内都存在很大的需求,也存在很大的挑战,所以这将是我长期技术积累的大方向。 继续阅读 »
2017-06-17 Piasy
在刚刚落幕的 WWDC17 上,苹果为我们带来了一个不小的惊喜 —— 其浏览器内核WebKit将正式支持 WebRTC,而未来基于 WebKit 内核的苹果浏览器,比如macOS High Sierra、iOS 11 中的 Safari 浏览器和Safari 技术预览版 32,都将使用到 WebRTC 技术。 ——苹果终于入伙 WebRTC 继续阅读 »
2016-02-24 Piasy
安卓开发过程中一旦开始和硬件打交道,以及涉及到一定的native代码之后,各种闪退就开始浮出水面了,声音录制和播放当然不例外,其中最摸不着头脑的就是A/libc: Fatal signal 11 (SIGSEGV) at了。本文总结了YOLO安卓客户端大半年来的安卓音频实践,整理出一套系统API的封装,命名为RxAndroidAudio。 继续阅读 »
2018-07-31 Piasy
一年前我初步分析了 WebRTC 的 P2P 连接过程,并总结为了安卓 P2P 连接过程和 DataChannel 使用一文,那会儿我刚接触 WebRTC C++ 的代码,看起来着实头大,而且安卓的代码要调试、测试也很麻烦,所以很多细节就没有展开,今天就让我们在 iOS 的工程里,对 P2P 连接的过程进行一个彻底的剖析。 继续阅读 »
2017-07-24 Piasy
前面分享了一套开箱即用的 WebRTC 开发环境,希望能给对 WebRTC 感兴趣的朋友带来帮助。不过有了开发环境只是迈出了万里长征第一步,后面的事情还得仔细研读源码才行,所以这里给大家先带来 WebRTC 的安卓 demo 工程—— AppRTC-Native 的源码导读系列。(十个月前说好的拆 Dagger2 看来又要等等了,海涵海涵...) 继续阅读 »
2018-05-02 Piasy
前面我们已经知道,相机数据采集之后,会通过 RTCVideoCapturerDelegate 的 capturer:didCaptureVideoFrame 回调抛出。在 WebRTC iOS 工程中,这个 delegate 只有一个实现,它就是 RTCVideoSource。 继续阅读 »
2018-09-14 Piasy
我真正接触 WebRTC 的 ADM 是在做 iOS 混音的时候,iOS 的音频采集、播放之前没有做过,所以想着从 WebRTC 的音频采集播放代码里借鉴一下 AudioUnit 的使用,结果折腾了半天愣是没搞定,后来索性直接使用了 ADM,为混音项目草草地画上了句号。 继续阅读 »
2018-05-04 Piasy
和对 WebRTC Android 的分析一样,继采集和渲染之后,现在让我们分析一下 WebRTC iOS 的视频硬编码实现。 iOS 的视频硬编码用到的是 VideoToolbox 库,除了编码,VideoToolbox 还提供了解码、转码等功能。我们先了解一下 VideoToolbox 编码的基本工作流程,再看看 WebRTC 对它的使用。 继续阅读 »
2018-05-24 Piasy
分析完应用上层的视频采集、渲染、编码之后,原本我是打算把完整的 WebRTC 带到 Flutter 的世界里,形成 FlutterRTC 的,但后来仔细想想,这件事没多大意思,做出来了也不能产生多大价值,所以我决定调头深入底层。 本篇算是真正深入底层的第一篇,让我们深究一下之前没有深究的话题:视频数据 native 层之旅,以及 WebRTC 对视频数据的处理。最近对 iOS 上层的分析也不算白费,毕竟在 iOS 平台深入底层,无论是编译还是调试都更方便。 继续阅读 »
2018-06-05 Piasy
去年十一月份我就打上了 WebRTC 混音模块的主意,并且做了一些尝试,不过最终没有做完,半年多过去了,正好最近工作上对此有了需求,所以这次就趁热打铁,把它彻底吃掉 :) 本文的分析基于 WebRTC 的 #23295 提交。 AudioMixer 的使用 继续阅读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