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月七日杂感

2019-01-07 Xie Jingyi 更多博文 » 博客 » GitHub »

原文链接 https://hsfzxjy.github.io/notitle/
注:以下为加速网络访问所做的原文缓存,经过重新格式化,可能存在格式方面的问题,或偶有遗漏信息,请以原文为准。


前几天和阿三聚了一餐,这大概是一年到头来我们为数不多能好好聊天的时间。 我们谈了很多,从考试到动漫到未来。令人惊讶的是,他表现出了一种忧虑,对未来的忧虑。在我看来这是很少见的。忧虑的一方面是关于短期的未来,有CSST面试的压力,以及成堆的考试;另一方面是更遥远的未来,暑研或是升学或是就业。再往前两天的团队聚餐上大家的讨论,关于资本寒冬的,关于机器学习的逐渐饱和,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 我问他不做金融吗。他说经过暑假的实习他也对这个行业失去了兴趣,量化交易不过也是机械性的脑力劳动(如有冒犯请见谅,这是我凭回忆归纳的,然而我对这个行业一窍不通)。现在他也开始迷茫将来要做什么。 他说有点羡慕我的状态,对周围的环境不care,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当中。这个学校没能让他满意,没有地缘优势,身边足够优秀的人还是少了些。但这些在我看来都不重要,甚至还是优点。 吃完饭后已经是九点半了。雾霾洇开了路灯的光晕,整个城市笼上了一种眩目的橘黄色。 在那之后,我又断断续续想了很多。机器学习真的是我喜欢的吗?钻研理论时我是开心的,但我没有记笔记的习惯;做实验有时会让我很头疼,冗长而累人,很多时候结果还并不好。让我快乐的其实是在概念间的思维游走,但真正深入细节却是有些乏味的。许多创意到了底层,无非也是各种指标的相互比较——除非你是一个子领域的开山鼻祖。但这需要热情和灵感,我认为我没有。我之所以处在这其中,是因为它热门——至少当时是的,而且不让我讨厌,无论是数学或是 CS。 我想我最纯粹的快乐就是写代码了,次之就是钻研各种新东西,数学上或程序上的。但这两者都不能让我活下去。逐利的代码是需要迎合市场的,但这很累,而且会包含许多我讨厌的东西。我从来不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,也不想成为。我只希望能依自由意志写代码,折腾各种东西,这些产出多是无用的或是无法迎合市场的,但又确实能让我感到快乐。这个愿望其实是奢侈的。如果把「写代码」替成「追番」、「玩手机」、「打机」,那就能契合到很多人身上。我还是需要一门手艺,支撑我活下去,而让我的纯粹爱好成为我的业余游戏。 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尝试将手艺的价值最大化呢?比如出国。在另一个环境凭这门手艺或许能活得更好。我觉得这其中有太多令我望而却步的东西,包括和很多人打交道,包括环境的切换。很多人觉得没什么,但我却十分在意。或许是刻在基因里的一种病吧。不想和人说话;一旦浸入了一个环境,出来时会痛苦万分。升学时也是,回家时也是。想改也改不了。 所以呢,依然没有结论,未来依旧是迷茫的。这两年多我错过了很多机会,实不相瞒是故意的。但也意外收获了一些好处,或许可以成为新的契机。很多问题要随着时间的流动才能找到答案,我也祈祷如此吧。